尋油週記│春季農場日 石碇苦茶園 2016.05.16


天氣和煦,就在四月「穀雨」後沒幾天,久違的茶籽堂春季農場日開鈸。一大早,農業規劃團隊便抵達葉大哥住處,檢查搬運車的情形。搬運車比想像的小了許多,原本還有些擔心,但看著負責的大哥用電鋸截短枝條後,熟練地搬上車綁好,雖然走得較慢,搬運的時程較久,還是放寬心接受現況,有時候就是船到橋頭自然直。

確認搬運車的同時,隔壁茶園的葉大哥與葉奶奶早已從一大早忙碌到現在,摘取茶葉準備製作今年的春茶。葉奶奶雖然年邁,但仍然很有朝氣,邊採茶葉邊問我們的近況,關心今天搬枝條的情形。採茶是一件費時又費力的工作,從清晨4、5點便開始摘取茶樹上的嫩葉,但每人一天的採收量做成茶葉後,量也只有一點點,以致現在採茶工,或我們傳統看到的採茶姑娘數量越來越少。當我們品嘗到好喝的台灣茶葉,實在要感恩這些背後農人的辛勞。

待茶籽堂團隊抵達後,我們便開始分工清園、搬運枝條。大家戴著手套穿梭在山坡的苦茶樹間,組成一條搬運線,很快地枝條便慢慢從山上移動到山下平緩地,但我們也很快地就開始大喘吁吁,畢竟老林砍下的枝條都有一定的長度跟重量,在過程中還要閃避周遭的茶樹跟苦茶樹,迂迴走在山路上。工作直到中午放飯時間,大家坐在野餐墊上休息,接著進行植栽創作,摘取附近植物放到茶籽堂的瓶器中,擺設自己心目中的樣子,也讓大夥兒喘口氣。

「榖雨」是春天的最後一個節氣。傳統上,每逢這個時節,整個大陸黃河流域以及台灣地區的雨量都非常豐沛。穀雨的來由是因為農夫們剛好這時間忙完春耕,稻田裡的秧苗也正需要豐富的雨水來滋養,於是將這時節命名為「榖雨」。在中午休憩的時候,果然山區天氣說變臉就變臉,雲雨很快地就聚集,並開始下大雷雨,迫使我們趕緊撤離農場,前往葉大哥家中避雨,待稍微和緩,我們便往清水廟吃當地的一粒粽,搭配古法釀造的酸梅汁作為午餐。突如其來的大雨打亂了既有的行程,即時全身被雨淋濕、全身因搬運枝幹痠痛著,我們依舊樂在其中,在山中嬉鬧著,感覺跟石碇苦茶園更靠近了。

圖說:石碇農場為苦茶樹與茶樹混植,一早抵達農場,便看到葉大哥等人採收茶葉。

圖說:負責搬運枝條的大哥用電鋸剪短後,正在綑綁固定以便後續搬運。

圖說:石碇農場苦茶園與茶園混植,景色優美。不過,能夠搬運枝條的道路十分崎嶇,因此只能租借農用搬運車,緩緩搬下山。

圖說:上來農場的路不太好走,坡度也滿陡的,之後需要好好規劃,此次農場日動員幾乎辦公室所有人,也是要讓大家了解農場的環境

圖說:大家戴著手套穿梭在山坡的苦茶樹間,組成一條搬運線,很快地枝條便慢慢從山上移動到山下。

圖說:久違的茶籽堂團隊大合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