尋油週記│不常見的角落裡,有著動人的勞動力之美 2016.09.02


為了讓石碇苦茶園修枝下來的苦茶樹枝條有效運用,今年初修枝後的樹幹,必須要綑綁後搬運到木製廠,因此農業規劃師柏翔再度來到石碇苦茶園完成這個任務,並跟我們分享了當天的心得:

綁木頭跟搬木頭聽起來很簡單,但是在我綁了不知道第幾綑木頭,和搬了不知道第幾支木頭後,我的背、腰、手臂肌肉酸痛到不行,走路都有點駝背駝背的。夢想總是美好的,現實總是殘酷的,很多朋友都說你到處遊山玩水,看起來很愜意,但事實上這份差事可不是那麼簡單。

剛開始看著木堆,覺得數量也還好,應該可以很快解決,但等到一疊起來後,不規則木條間的空隙,要綁緊非常困難,當綁好後雙手一拉起,滑的一聲,我的身上和大腿頓時多了一層泥巴,這幾天連日下午的雷陣雨,使得木頭一面非常濕黏,徹底給我自然的洗禮,好險的是木頭沒有砸到腳,不然我想就算哀叫得再大聲,山裡面也不會有人理我。

照著自己看到的分類,大大小小長長短短的,長的有的重的跟什麼一樣,這時候只能怪自己平時鍛鍊不夠,搬的氣喘吁吁的, 然而在勞動的過程裡,慢慢的去體會身體的變化,想著農民大哥平常也都是在這樣工作著,對他們來說這似乎是理所當然的,口頭上也不會怨天尤人。每次勞動都促使我去思考,在我們平日不會看見的角落,有許多人在辛勤維繫這個社會的運作,職業不分貴賤,每吃一口飯、每走一步路都要感謝。

圖說:開工前的木堆,陽光灑在木頭上,色澤溫潤,更顯出苦茶樹枝的質感。

圖說:苦茶樹枝近拍,每根木頭粗細、長短不一。

圖說:開始綑綁木頭,以便後續搬運。

圖說:堆木頭之前,要先在地上架好枝條,這樣才能有空間讓繩條繞過去。

圖說:捆綁好的木堆,十分難抬起來,因為空隙不一,木條很容易滑出來。

圖說:搬上貨車後的木頭,滿滿一車。

圖說:被泥巴洗禮後的衣服跟褲子。